返回首页
江离:恒久的闪现
来源: 浙江文学院  | 时间: 2016年07月25日

  

文/江离

      博格达峰的雪

  ——致沈苇

  白天多么漫长,到处都是光

  悬浮着并且颤动

  在飞机的机翼、公路、桦树和杨树的叶片上

  也在清真寺的圆顶之上

  你陪着我们上街,戴着标志性的平顶帽

  你的黑胡须中已掺入了几缕白色

  那里面有众多星子隐匿,仿佛晨昏在交替

  一家小面馆门前,狗伸长了舌头

  吐着热气,这真是一个酷暑

  它的主人在椅子上打盹

  街上来往着维吾尔人、汉人、哈萨克人和藏族人

  切换着不同的语言交谈

  伊斯兰的信徒坐在广场上听经

  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开斋节

  橘色的带着阿拉伯花纹的大巴扎

  透着精美典雅

  漂亮的维族姑娘们在商铺

  向游人介绍薰衣草精油、羊毛围巾和挂毯

  这一切让人忘记了

  这里曾有过的暴乱和流血

  像一场大雾现在已经消散

  除了街头戒严的装甲车

  和被恐惧与痛苦永远折磨着的幸存者

  后来,在你的家中,我们抽着烟

  聊了很久:残酷的现实,脆弱的信心

  为什么安宁的生活却不可得

  透过窗户,你指给我们看

  远处的博格达峰和终年不退的积雪

  夏日的光照没有融去这些白雪

  在峰顶之上,是无与伦比的寂静

  那么宏阔,犹如生之奥义

  没有沙漠、戈壁、盆地、山脉和城市之别

  没有臣服也没有冲突

  它教会久历死生的人们

  在更迭的征服者的版图中生活的人们

  把苦难变成一种必要的坚忍

  2015.8.1

 

  对毕达哥拉斯的献辞

  因为无限的少数人都曾追随,

  晦明不定的星空的指引,

  如同毕达哥拉斯,在他的窗口仰望。

  一个无边黑暗中的孤寂旅人,这以后

  所有世界的阅读者、巫师、智者、炼金术士,

  各自穿过了丛林、黄昏的金色海岸,

  历经地狱之苦——

  不是为了在一头饥饿的狮子身上

  复苏它统治土地的雄心,不是在沙漠之上

  建立黄金的国度,

  只为在星辰的沙盘上推演,

  (在理智认知和未知神明的庇佑下)

  我们自身和世界之中,那不可见的统一性。

  2015.4.17

 

  重力的礼物

  ——赠黄纪云,并泉子、李曙白、胡澄、胡人、飞廉

  我们搁置了这个争论的下午

  白乐桥外1,灵隐的钟声已隐入林中

  死者和死者组成了群山,这唯一的标尺

  横陈暮色的东南

  几位僧众正在小超市前购买彩票

  晚风围着香樟、桂树和茶陇厮磨

  边上溪流撞碎了浮升的弯月

  一切都尽美,但仍未尽善

  孩子们在沙砾堆前搭着房子

  在倒塌和重建中

  如此执着于这天真的乐趣

  我们全部的生活都在倒塌和重建之间:

  教堂、寺庙、宫殿和简陋的房屋

  也许每一种都曾庇护过我们

  带着被固定的秩序

  在神恩、慈悲、权威和自存间流转

  一只松鼠跳跃在树枝之间

  它立起身,双手捧住风吹落的

  松果——这重力的礼物

  仿佛一个饥饿得有待于创造的上帝

  诸友,我们是否仍有机会

  用语言的枯枝,搭建避雨的屋檐

  它也仍然可以像一座教堂

  有着庄严的基座、精致的结构和指向天穹的塔尖?

  2014.7.28

 

  认识论的早晨

  清晨,摄影师用三脚架

  固定了一片风景

  他在调整事物的景深

  有一刻,一只花斑瓢虫的逗留

  让他着迷

  这么多年,朴素的激情

  仍伴随着他

  行进在世界那陌生的宽度中

  让他在镜头的这侧

  尝试着美学的翻新

  对我来说,这也意味着一个

  认识论的早晨

  摄影师带着移动的风景

  进入到新的风景中

  就像我们每个人,带着偏见

  寻找着相互理解的基石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对焦时

  花斑瓢虫越是清晰

  背后的草坪就越是退入到

  一种模糊之中

  万物静默如谜,可见与不可见的

  始终不可穷尽

  快门按下,那启示性的闪光

  仍不过是一种简化的捕捉方式

  在它所拥有的限度之内

  而我们别无他法

  2014.6.4

 


  1紧邻灵隐寺的村落,坐落于北高峰山脚下,桥因白居易任刺史时所建而名白乐桥。《诗建设》编辑部曾设在此地。

返回首页